高雄總壇陳玉堂老師

高雄總壇陳玉堂老師對我的影響

陳明娜 | 2015

西元一九九○年八月在我的乾媽蘇華碧女士引荐下,與台北蔡金萬老師結緣後,沒多久有一天早上在台北天金堂,看到一位長得又黑又瘦的先生坐在廳裡看報紙。當他抬起頭與我打招呼後,我很興奮的走到後廳,問蔡老師他是誰?怎麼長相長那麼像〝上帝也瘋狂〞這部電影中的男主角,他就是我第一次見面時的陳玉堂老師。

或許是因緣使然,加上好奇心驅動,我幾乎每天都到台北堂走動。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見到陳老師一次,每次我都會拿老師開玩笑,或是問些沒大沒小的怪問題,老師不但不生氣,還有辦法回答我。有一天老師對我說了天金堂的原由,及如何走入這條路的心路歷程,當時不知死活的我問老師:「天金堂與您的經歷,這個故事是挺有意思,但您告訴我又有甚麼意思嗎?」老師笑笑著說:「妳就當是故事聽聽,有時也是一種經驗談,碰上了才曉得如何面對。」隔了二、三個月後又講了觀世音菩薩的故事,當時我曾問蔡老師說:「你的老師沒事就喜歡說故事嗎?」蔡老師說:「老師平常話不多的,通常是有什麼狀況、因緣之下,他的話才會多。」過了幾個月,老師又對我說了另一位菩薩願力的故事。

在台北堂一年又三個多月的日子裡,迷迷糊糊的我自以為聰明,不是翻譯對聯,就是解釋神像的意象,或是解釋聖杯爻卦,以為每一個來拜拜的人,自然而然的都有這些能力。蔡老師不知他是從來沒見過來拜拜的人,會以如此的方式與神玩,不知如何處理;或是放任地隨我與祂們玩,只是告誡我,不能隨便地將神像搬下來玩,就這樣每天都玩的很開心。或許是時間到了,聽完老師說的第三個故事後,老師又補上幾句話:「人可以耍賴,但不可逆天意,盡量賴皮沒關係,賴得過就賴,賴不掉就要認命。」當時心知肚明,但又不想面對的我,懷著一顆忐忑不安又心存僥倖的心,以為飄洋過海遠離台灣,到了地球另一端“加拿大溫哥華”後,神佛的事一切就會與我無關,祂們﹝神﹞應該不會那麼閒,大老遠跑到溫哥華來,跟一個不想學只想混日子的人玩,這種天真的想法也只維持到在飛往溫哥華的路程上而已。

當抵達溫哥華的剎那間,我完全明白了,我不是跑掉了;而是自投羅網跑了進來。接著每天沒日沒夜接受祂們的訓練,每天都要傳真許多滴著淚水痕跡的信給老師,這時我體會到孫悟空被壓在五指山下不甘願又無奈的心境。三個月後,台北蔡老師在陳老師要求請託下,專程過來溫哥華讓我們夫婦二人拜師,向上蒼上表文稟告正式拜師,從此就一頭栽入這條無悔亦沒得後悔的路。

在一九九二至九五年這段時間,還不是很甘願做,有時我會提出一些想讓老師說我可以不用做下去的話,但沒有一次得逞。記得有一次我向老師說:「老師,您在這裡向信眾講天講地、說神說鬼的,這一套我都不懂。而我在那兒向人說宇宙、外星人;講電力、講磁場,怎麼辦?」老師神清氣閒的回答:「沒關係,講得通就好」。又一次問道:「我是被懲罰、還是怕我闖禍?不要我了,為什麼大家都可以在您身邊,而我要被放到那麼遠?況且蔡老師說我每天迷迷糊糊的瞎掰、打混,難道您不怕我會壞了天金堂名聲?」老師淡淡的說:「因為妳有更大的責任要扛,只要膽大、心細、用心做,沒問題的,留在身邊是長不大的。」

有一年南下拜訪老師,當時天心巖初胚還在建,老師帶著我去看,一邊解釋廟的構造,一邊說經費籌募的困難情形。聽到老師的話,在擔憂老師錢的問題同時,也考慮到這也是我未來可能會遇到的狀況。當時我就向老師說:「建廟這麼辛苦,你是總廟不得不建。我那邊能免就免吧!做事我一樣做,我這個人怕被束縛,也不想束縛別人,讓我做一個自由牧場的牧羊人就好了,有人參加法會同樣拿回台灣做便行了。」老師看了我一眼,笑笑說:「我沒有要妳建柵欄關羊兒,只是要妳建一個可遮風避雨的屋子,讓羊兒們可避風雨就行了。」

在一九九六年至二○○○年與陳老師漸漸熟絡,此時是我進入生命中一段長達五年,連過三關的嚴厲考驗期。於九六、九七年,當時是為了幫台北堂籌募新道場興建經費,被有心人士以黑函惡意抹黑打擊時,老師知道了便要蔡老師馬上過來溫哥華打氣、加油;在與老師通電話時,一向不善表達的老師,語氣哽咽帶著不捨的鼓勵說:「你要勇敢、要堅強,別被打倒,災劫是一種磨鍊,上天對你們是肯定的,關帝協會不是已經正式核准設立了嗎?」接著九八年另一個考題出來,老師剛好來到溫哥華,我覺得很委屈的向他訴苦,老師靜靜的聽了十幾分鐘都沒出聲,我向老師問道:「老師,我有苦惱可以向您傾訴,可是您有苦惱、委屈時,又是向誰說?」老師頓了一會兒,輕描淡寫的說:「時間會讓真相顯現,就能化解一切的問題;要用智慧,要有耐心的等待時機。」

在一九九九年、二○○○年我遇到一個更嚴酷的考驗,當時我幾乎對人性失去了信心,對命運也不想去明白,也不想問老師為何會這樣,很消極的對待這個考驗。在回台參加法會時,老師向我說:「鑚石之可以成為鑚石,是要經過極高的壓力覆蓋、極高溫的燃燒及足夠的時間淬鍊,如果缺少一個過程,它就是碳,而非鑚石了。」跟著又說了一個劉伯溫為何拜廣成子為師的故事,來開導我頹喪的心情。經過老師適時的開示,讓我豁然開朗,明白了解不管事情有多糟,每一個劫難都是一種學習;每一次的創傷都是一種成長,災劫不是老天的懲罰,而是成就道心的磨鍊。使得我更加謹慎與充滿信心的通過這三個大考題,順利進入現在這個階段。

二○○○年後我與老師的互動更有默契,也更明白老師,雖然老師的學歷不高,但智慧與學識很高;話不多,卻句句是玄機、是義理;他不讓困窘時時繞心,且讓自己處處充實,沒有太多想法,卻是實事求是,身體力行;個性不善於爭取,卻懂得珍惜,他是善緣善用,惡緣亦善用的人。我只有一句話謹表心意:『您是最棒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