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金堂開幕

與天金堂結緣

賴奇秀 | 2015

今年10月陳先生一家由台灣來訪,我們彼此認識4年,但他們全家回流後,我們也有4年左右沒見面了。在車上我和陳先生才談了10幾分鐘的話,他突然跟我說:「賴老師,我覺得妳進步很多。」當時我楞了一下,後來才告訴他們夫妻, 我的人生觀確切是正在慢慢修正,修正的角度也跟我的生活移轉,我自己也很高興我自己有很多思維的轉變。

其實我會更謙卑的過生活是有一段因緣的:2005年1月我的先生因為身體不舒服,找過中、西醫也找過腦神經專科醫生,但是都無法把他的病況解決。到了舊曆年過後,他跟我說他可能是得了憂鬱症或是更年期到了?(事實上他40歲都不到) 那時我的心裡居然一點都不擔心先生的病況,因為我深信菩薩會幫我們開一扇門;除了找醫生,我也陸陸續續的帶先生到溫哥華各地的廟宇及宗教團體去尋求幫忙,可是都無功而返。

直到2005年2月大女兒在校打籃球時,膝蓋受傷情況很嚴重;輾轉也是找了幾個醫生都沒辦法處理好。這時碰到的王醫生,他雖是非常虔誠的佛教徒,可是他很有熱心的請蕭世惠師姐帶我們到中華道教關帝協會加拿大分會(以下簡稱天金堂)找陳明娜老師幫助我先生。我的先生到天金堂後就覺得很有安全感,也感受陳老師和她的先生余嘉騄先生兩人非常親切,慢慢的經過陳老師一段時間的靈療,先生的病況越來越好轉,整個人也活得越來越輕鬆如意。

後來我居然發現我周圍很多朋友都曾接受過陳老師的幫忙,她在大溫哥華地區是一個很有名氣的人;我們全家移民加拿大7、8年才有幸認識明娜老師一家。我們當然也聽過對她有讚揚,也有毀謗的。但是到現在,我認識的陳老師還是始終如一,未曾改變。曾經有朋友慌慌張張的跑來問:「聽説陳老師有養小鬼,真的嗎?」我也向老師問過,她哈哈大笑說:「我不是養了你們這群小鬼嗎?」我自己鼻子摸摸,想想每次聚會大家都跑到老師家又吃又喝,好像把她家當自己的家進進出出,在天冷的時後,老師總會煮個熱湯給大家喝,不就像一個母親照顧了一堆孩子嗎?

在我的兄弟姐妹中,我的身體從小就很不好;我的母親不管是參加進香團或者到廟裡拜拜、甚或找算命先生批流年,身邊一定帶著我。所以在我的信念中,這世界上是有神佛存在的。在我結婚後孩子一個一個出生,在她們的成長過程中,當她們心裡覺得不安全時,我都要她們默唸『南無觀世音菩薩』,孩子們都會愛信不信的。現在經過爸爸這一次事件後,她們才相信這世上真的是有些醫生也無法醫治的「業障病」,要醫治的要領,還是要從心開始改變。

在天金堂這個大家庭裡認識了不少好朋友,也常常聽老師說道。陳老師常把她批過的命盤來跟我們談論: 雖然命是先天帶來的,但運可經由後天面對人、事、物的學習與調整,還是有機會趨吉避凶的;也就是告訴我們人生是來學習的,有問題就應該面對,不可以用逃避的態度,我們的人生才會更有意義。

與天金堂結緣以後,我們夫妻的人生觀也改變很大,例如以前孩子表現不如我所預期,我就會覺得挫折感很大;現在我會檢討是不是我把標準放的太高?所以孩子才達不到。先生以前覺得吃素不方便又不會比較健康,現在他覺得吃素也是可以很自在,而且公公婆婆也都樂意接受素食的好處。有時候夫妻口角了,先生總會學余老師說:「沒事!沒事!一點事也沒有。」讓彼此的氣焰降溫一下,再來討論解決。 以前在兄弟姐妹中老是覺得自己吃虧,現在才知道吃虧就是占了便宜;所以才比別人更有福氣。一切的改變,讓我們的生活更好也更有智慧,由衷的感謝陳明娜和余嘉騄兩位老師和天金堂的各位同修。